您的位置:首頁 >資質 > 正文

追憶勇攀科學高峰的科學人——金展鵬

金展鵬院士 資料照片

【追 思】

11月27日,中國科學院院士、我國相圖與熱力學專家、中南大學教授金展鵬,因病醫治無效,在長沙逝世,享年82歲。

金展鵬在高位截癱20多年的艱難歲月里,承擔了一大批國家重大科研項目,取得了一系列高水平科研成果,培養出數十位博士、碩士研究生。作為“金氏相圖測定法”的創立者,金展鵬在材料研究領域取得了一系列標志性成果,從而享譽國內外。

金展鵬數十年對科學研究不斷追求、對學生無私奉獻,感動了無數的中南學子。“那個坐著輪椅在校園穿行的身影,再也看不到了!”金展鵬的學生、中南大學材料學院教授劉華山在悼念文中說,“一個好的老師對學生一生都有影響,我很幸運,我遇上了金老師。”

勇攀科學高峰的科學人

金展鵬就像一臺擰緊了發條的機器,永不停歇地在思考、在創造。

金展鵬,1938年11月出生于廣西荔浦。1955年9月,未滿18歲的金展鵬考入中南礦冶學院(中南大學的前身),攻讀金相專業。四年后,考取碩士研究生,從事耐熱鎂合金的學習和研究。

此后,金展鵬以全校第一的成績,通過了改革開放后首批出國留學外語考試,并被推薦到瑞典皇家工學院就讀,師從世界著名材料學家和相圖學權威馬茲·希拉德教授。

他幾乎把所有休息時間都用在實驗室。天道酬勤,在留學期間,他把傳統的材料科學與現代信息科學結合,首創了在一個試樣上測量三元相圖整個等溫截面的方法,巧妙地解決了世界科學界的難題。這個方法就是后來國際相圖界公認的“金氏相圖測定法”,國際同行因此稱他為“中國金”。

回國后的金展鵬,依然不知疲倦。在學生們的記憶中,一天24小時,他基本均勻地分配給了家、辦公室和圖書館。

但規律的研究生活,卻被一場疾病打斷。1998年春節后的一天,金展鵬應邀去作一個學術報告,剛走出家門,突然覺得步履沉重……在醫院病床上醒來時,他發現自己除了脖子還能動,四肢已失去知覺。

沉重的打擊沒有動搖金展鵬的科研追求。躺在病床上,他讓妻子胡元英幫他翻書頁,堅持工作。后來,還是胡元英想了一個辦法,找來幾根廢棄的木條,釘成一對三腳架,固定在床頭,書就“俯”在兩個三腳架之間。

從此,金展鵬的全部生活只有兩種姿態——躺或坐。躺著,三腳架就是他的“學術平臺”。坐著,輪椅就是他的雙腿,環繞身邊的弟子就是他的希望。每周六他都要坐著輪椅去給學生們上“論文評述”課。

金展鵬有一句質樸的話:“輪椅禁錮了我的手腳,卻禁錮不了我的思想。只要大腦還運轉,就要學習和創造。”在輪椅上工作的22年間,他承擔了1項國家“863”、1項“973”和2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課題。他還積極給黨中央和國務院及有關部委建言獻策、提供咨詢報告10份,時刻關注著中國高等教育和科技事業的未來。

1981年以來,金展鵬共培養出80多名博士、碩士研究生,其中近一半是他患病后培養的。學生們都相繼成為國際相圖界的骨干,在美國相圖委員會中,就有4名金展鵬的學生。

教學生科研更教學生做人

一直以來,金展鵬最關心的就是學生。他說:“20歲是人生最美好的時光,交付在我手里,我就要用心帶好他們。我必須對學生負責,對家長負責,對國家負責!”

金展鵬常常對學生說:“現在我們的國家,人才不是多了,而是少了。我這輩子最大的愿望,就是你們都超過我。”

病重期間,他疼得頭都抬不起來,仍把學生們叫到病房,讓他們把論文念給他聽,一頁頁翻給他看,他則逐字逐句告訴學生紕漏在哪里、怎么修改。1998年,在生病住院的9個月里,他帶出了4個碩士、2個博士,看了近千頁的論文。

病痛的折磨在寂靜的夜里尤其清晰,但只要電話鈴一響,他就精神振奮。學生們從世界各地打來的電話,是他最好的“止痛藥”。他說:“我一輩子最愛的就是學生,他們是我的眼睛和腿,是我的止痛劑,是我的精神支柱,更是我的全部財富。”

“金家軍”的成績,也足以讓他欣慰。弟子鄭峰曾經畫過一張“金家軍”的全球分布圖。圖上標記著金展鵬培養的50多名弟子,分布在世界17個國家,都活躍在材料科學的國際前沿。

2003年11月25日,金展鵬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。身處世界各地的40多位學生,聯名給母校中南大學寫了信:“對我們這些有幸得到金展鵬老師教誨的學生來說,這只是驚喜卻絕非詫異……即使在異國他鄉,我們也總是在心里珍藏著在他身邊的每一個日日夜夜。”

“金院士是一個特別純粹、特別認真的人,他對待學術認真,做人也很認真。”中南大學材料學院教授蔡格梅回憶說,不是自己親筆寫的論文,他從不署第一作者;不是自己參與的課題,他從不掛名。

2004年6月,金展鵬坐著輪椅赴京,首次參加兩院院士大會,并在大會上作學術報告。按規定,發言不得超過15分鐘,他卻被允許破例講了30多分鐘,與會院士均報以熱烈掌聲。學生們說,掌聲是對他的學術貢獻與人格、品行的最好褒獎。

熱門資訊

最新圖文

大陆老太bbwbbw